最強尋魔書商章節錯誤/舉報推薦本書加入書架

第一五八章 妖跡

    眼前的血霧蓬地炸裂散開,目光的四周一暗,蘇龍腳底就感覺到踏實地落到了硬木質感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阿市挨著他的胳膊落下,微微踉蹌撞靠在他懷里。

    面前是昏黃的煤油燈光,右側長廊處的窄窗外一道閃電劃過,照亮視線中的哥特風格陰郁房間,又回到了那魔域宅邸。

    的確,這整個魔宅十分龐大、錯綜復雜,他們現在回到的這個房間、以及外面連接著的走廊,和他一開始經過的路線截然不同的陌生。

    蘇龍打量一下眼前,這是一間規格居中的側室,似是被用作書房,三面墻都擺滿了書架。

    在居中的書架邊上掛著一幅肖像畫,被罩在陰影里,他拿起角落的一盞手提油燈過去照亮觀察。

    陳舊的油畫,深藍黑色的夜幕背景,一位身著雪白紗褶華裙的金發女子,一雙深邃的藍眼睛靜靜地看著前方。

    然后蘇龍看到了她頭上戴著的白色花冠,眼神一跳。

    他想起來這頭冠的形樣,和在剛進入蘇美魯地城前殿時,遇到的變身白色猞猁神秘女人所戴的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這女子的容貌和同為金發白膚、高鼻深目西方女性的珍妮不同,五官骨骼的輪廓棱角非常突出,不像珍妮的線條那么柔美;筆直高鼻梁像是刻出來的一般,雖也是精致的絕色容顏,但透著極為冰冷之感讓人覺得難以親近。

    他再隨便看了看那些書,沒什么特別的,阿市望望窗外的雨色靜觀,似乎也沒有改變仍是望不到頭的水幕平面。

    他們便出屋來到長廊,探尋其它的路徑,廊中厚重的帷幔緩緩晃著,內側有整整的一排屋門。

    剛走兩步蘇龍就注意到了地上的一道拖動血痕,廊道中只有零星的幾盞燈還亮著,視野十分昏沉,一時看不清前面內里處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略彎下身子,舉起油燈照上去順著拖痕前行,到了長廊中部的岔口時,看到了血跡盡頭處的兩具尸體。

    他們倆過去到其跟前,只見這是兩個男性的尸身,均穿戴著秩序獵人制式的長風衣和三角帽。

    蘇龍檢看一下,兩人的致命傷口都是從心口穿胸而過的劍痕,有大量鮮血噴出留下的殘跡,并且一直被拖動到了這里。

    那劍口上散發著妖氣,蘇龍還沒見過這種殺傷,轉頭看向阿市。

    她蹲下來一細察,目光閃動,嘴角翹起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“真巧了,是古大和時期的妖怪呢,也許就引我們要找的東西聯系上了。”

    這岔口的正前是緊閉的一扇大門,左邊是長廊向下的轉梯,右邊則有另外的幾道血跡向廊道深處延伸。

    他們先沿著右邊的地上血漬走,前方的兩邊廊柱上出現了飛鳥形的油燈,看起來十分別致,左邊靠近的幾扇屋門則有了些和風的木雕特色。

    這右邊的走廊漸漸呈現出和風與西洋混合的建筑風格,有點像明治末到大正時代的特點。

    走到頭血痕拐進了一間大廳中,這里像是會客聚會的地方,擺放著許多漂亮的盆栽和琴桌裝飾器具等。

    一進門的右首處是一排大窗,暗紅色的鵝絨窗簾后露出一截半打開的窗扇,蘇龍走到一旁向外望去。

    就這點時間后,雨輕了不少,陰夜中的烏云里隱隱透出紫色的異芒,遠方無垠之水的邊際線上有淡淡的血紅色在慢慢涌出。

    阿市站在他身旁,也盯著這片魔水詭空的夜色,灰色映入到她的眼瞳中,顯出一點曖昧的妖翳。

    大教堂的庭院里仍舊是一片壓抑沉郁,羽忍不住回頭望向教堂區的城墻,并沒有看到之前那巨大蟲樣怪物的幻影。

    “郎君,我們去趕緊先去那屋里找找看吧那妖氣是我以前所在的魔屬,所以我對其的察覺會很敏感,我覺得離我們已很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蘇龍回身前還是忍不住再瞧了窗外幾眼,他總感覺那巨大星螻的身影會在陰空忽然出現,心中一種沒來由的顫兆。

    兩人進到大廳內部,外面照起來的陰光奇異地在這里被濾成幽藍色,低沉凝重的氣息中,卻有許多細微的水塵在散發出清涼。

    阿市忽閃著美麗的栗色大眼睛,被廳左邊墻壁中的一座神龕吸引了注意,小跑過去觀察。

    神龕中是一個落淚的菩薩石雕,樣式十分少見,而且雖然雕得是東方文化中的形象,工法卻還是有明顯的哥特藝術特征。

    在她仔細察看時,蘇龍走到旁邊的圓桌邊,上面的筆墨被打翻,桌上凌亂的一疊白色信紙被染黑了一半。

    他翻翻那些紙,上面都是潦草地畫著一些抽象素描,如涂鴉一般,沒有太多實際的意義。

    倒是圓桌邊沿的一個小方子抓住了蘇龍的目光,過去拿起一看,蓋是摩擦得很陳舊的銀制塞子,被刻成魚頭的樣子;身呈深灰色,上面有很多污痕,說明貼紙已經被侵蝕得模糊不堪,中還有一半濃稠的液體。

    他拔開塞子,湊到鼻子邊輕輕一聞,一股濃烈的藥劑苦味熏得他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英式的鴉片酊

    這是很強的神經藥物配上了酒精,蘇龍很好奇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,于是順手將其放入了包中。

    他見阿市還在鼓搗著那菩薩像,便走開去尋看大廳的其它部位,引他們而來的血漬拖痕到了進門旁的一個大陳列櫥柜邊,就戛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流血的東西被抬起來了么

    蘇龍沿著廳室的一邊,來到內間的一座蘭花盆栽旁,白色的花瓣上都籠著一層灰霾,花盆后面就是向上的樓梯。

    他走上去到了二樓的躍層,這里只有幾張沙發,對面的窗戶被緊緊遮住,只有一道半開的門通往另一條長長的二層過道。

    蘇龍走進門站在過道的這一側入口處,走廊窗外的暗光勉強照出近前的視野。

    過道兩側立著一些人形的雕塑,好似都是禪宗的僧侶樣子,蘇龍身側有兩個鑲金的古舊書架,里面雜亂地堆放著許多古代東方樣式的卷軸。

    “蘇君”

    這時他聽到那邊一樓阿市的呼喚,趕忙回了一聲:

    “我在二樓這邊的門口你看完了可以過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打開書架的窗壁,提起燈沖里面翻看,不經意間他的指頭碰到了一卷帶著細碎魔息的紙張,蘇龍心中一動,將其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是很破舊的一個宣紙卷軸,他把油燈放下用兩手將卷軸展開,露出上面密密麻麻的符號和古日文,其間還繪有一些小型的鬼怪插圖。

    剛要細看,右邊的長道中一陣凜凜陰風突然卷來。
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快捷鍵[右箭頭:下一頁][左箭頭:上一頁][回車:返回目錄]
返回 >> 返回書頁 >> 最強尋魔書商目錄
推薦閱讀:獵艷都市 少婦白潔 短篇辣文合集 天下第一 天醒之路 可愛 三界血歌 一世之尊 魔天記

阿木小說網是分享熱門小說的開放平臺,所有小說由熱心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與本站聯系,本站將予以處理。
Copyright © 2014-2015 阿木小說網http://www.rrkyfk.tw) All Rights Reserved.

e尊娱乐城真人游戏